栏目名称

周秉钧要车被拒 邓颖超:汽车是国家给伯伯工作用的

发布时间:2018-01-23 【关闭窗口

    秉钧:

  在我读四年级,放暑假时,同学们陆续被接回家。一天多了,我才想起,上个周末回家玩疯了,忘记告诉七妈下周放暑假。赶快写封信,信封上写:中南海西花厅邓颖超收。学校传达室的老大爷看到吃了一惊,说:“嗬!你这小伙子敢往这儿写信!”但还是帮着把信发了。我在信里说:放暑假了,请来车接,因为有行李。

  第二天,一位叔叔骑着自行车来了,在海淀镇雇了两辆三轮车,我和秉宜坐一辆,一辆放行李,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。七妈见了先道歉:对不起孩子们,我不知道你们放假了,使你们回来晚了。但接着又说,我不能派车接你们,汽车是国家给你伯伯工作用的,你们是普通学生,不能享受,懂吗?七妈一番话,让我们记住了一辈子。

  但二十年后,七妈却主动为我派了一次车,不坐还不行。那是在19736月,我赴京开会,从广州带了一些荔枝,先送了一半给母亲,然后去西花厅,看望伯伯七妈,不想途中衣服被雨淋湿。七妈一见,忙请服务员霍爱梅拿来伯伯的衬衣便裤给我换上,把军装拿去烘干。说:下着雨你怎么还来?我讲:我带了些荔枝,放久就不新鲜了。七妈看到荔枝说:这么早在北京能吃上这么新鲜的荔枝,真难得。并问,你给妈妈拿去了吗?我说各有五斤,她才放心。又问来京开什么会?我说是选举空军参加党的十大代表。

  我临走时,七妈告诉我:“我要了车,让杨师傅送你。”我推辞道:不用,我路很熟。七妈说:你这次会议非常重要,又下着雨,淋病了会耽误开会的。当然,七妈必定要付汽油费的。我马上想起20年前我不懂事地请她派车接我们的事,很受感动:同样是派车,情况不同,做法截然相反。

(本文系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刊发《亲情西花厅——我们心中的伯父伯母》节选   来源:人民网-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80122